宋鲁郑的博客
民主批判
http://songluzhe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梅首相何以重蹈卡梅伦后辙?

2017-06-10 23:54:4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674 次 | 评论 0 条

梅首相何以重蹈卡梅伦后辙?

刚刚结束的英国大选再一次上演了脱欧一幕:意图大胜的保守党丢掉过半席位要么组成不稳定的少数政府要么不得不与其他政党联合组阁提前大选豪赌的梅首相更面临反对党逼宫的威胁,大有再步卡梅伦后尘之势。在这个消息的打击下,英磅立即下跌2%

为何败选?

英国的议会选举两年前刚刚举行,当时保守党意外的单独过半。只可惜被胜利冲昏头脑的卡梅伦又玩起了危险的公投,却又在意外失败后不得不辞职。临危上阵的梅首相曾多次声称绝不会提前大选,把自己的政治信誉都押上去了。结果到后来却突然食言,直接影响了选民观感,并对梅的诚信大为质疑。

而且她给出的理由也是相当牵强,竟声称是因为反对党的掣肘,她不能更好的和欧盟谈判。但事实上,反对党根本不可能影响到保守党执政。提前大选的根本原因在于梅不是选举上台的,总认为威望和合法性不够,再加上当时民调显示,保守党支持率高于对手二十个百分点。因此只要提前选举,保守党将会大胜赢得更多席位,从而大大提升她的威望。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为了获得选民更强的授权”。

从历史上看,不经选举就成首相是英国民主制度的常态。自1916年以来,已经有12位政治人物未经过选举而继任首相,正好是全部24位首相的一半。这也包括大名鼎鼎的邱吉尔。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合法性。梅显然是打错了政治算盘。

其次,梅成为首相后,坚定支持退欧,并以非常强硬的立场与欧盟进行谈判。这引发了众多亲欧派选民的反对。毕竟两年前支持保守党的选民和支持退欧的并不完全是同一群体他们或者反对退欧,或者认为,一个弱势的英国政府在和欧盟谈判时将不会得到什么好的妥协方案。当脱欧成本极高时,民意或许会发生变化,转而支持留欧。事实上,这次败选,就已经表明了民意的变化。

第三则是选举期间英国连发两起恐怖袭击,这直接令人质疑梅的领导能力。要知道梅此前担任了负责治安和反恐的内政大臣长达六年,现在的恐袭她自然难逃责任。特别是曼城恐怖袭击针对的是青年人,而青年人本来也是希望留欧的多。这导致保守党选票的大幅流失。恐袭后的民调也显示,保守党的支持率明显下降。

最后则是梅错误提出的福利改革方案,即以房养老,同时消减部分富有的老年群体的养老金水平。由于这个改革方案惹恼了中老年中产阶级,迫使梅不得不撤回。但造成的损害已经无法挽回。从这一点来看,梅确实政治上缺乏经验。切不说改革是否必要,但在选举期间触碰这个议题绝对是政治自杀。因为在任何一个国家,老年群体都是投票率最高的,没有哪个政治人物敢于得罪。有评论说梅高估了自己的支持率,但实际原因则是她并不胜任

保守党的败选,再次令英国陷入不确定状态。虽然梅已经宣布要在仅获十席的北爱统一党支持下继续执政,但结果如何都还需要继续观察。根据规则,613日如果不能组成政府,梅就必须辞职。所以梅是否还能待在唐宁街十号、是组成少数政府还是和某一个政党联合、是否能够联合执政、联合执政后的政府对退欧持什么立场、联合政府能够稳定和持续、和美国以及中国的关系等等都是未知数。但对于英国非常重要的脱欧谈判原定要在619日举行。如此混乱的英国将如何去捍卫自己的利益?假如一年之后英国再次有投票,恐怕也不会令人意外。甚至英国BBC分析称,如果没有一个政党能够组成政府,将有可能出现首相辞职并将职位交给反对党,从而出现不经选举就实现了政党轮替,这将引发宪政危机。

外界或许感觉不可思议的是,何以卡梅伦前车刚倒,梅就立即再蹈覆辙?卡梅伦赌输了,令英国和欧盟互伤,梅赌输了,连国内的政治稳定也丧失了。可谓每选一次,国家就倒退一次,国家倒退一次就又再选一次,大有恶性循环之势。这种质疑不仅针对政治人物,也针对广大的选民。正如英国退欧时的疑问:难道选民不知道退欧的后果吗?今天的疑问则是:难道选民不知道这样的选举结果对英国意味着什么吗?这一切显然需要从制度上进行分析。

从西方制度上看英国大选

从英法美三国的民主实践来看,西方政治人物逆向淘汰的趋势越来越突出----能干不能说或者颜值低的都会出局。美国共和党初选时,候选人之一的杰布.布什担任州长时的表现实在亮眼,不仅是佛罗里达州历史上第一位两次当选州长的共和党人而且八年任期中,杰布以改善环境、改革教育体系闻名在他的治理下,劳动力人数居美国第四的佛州失业率一直很低,税负减至10年来的最低点。他还被公众称为“最容易接近的州长”。杰布也因此成为最成功的州长之一。但此人是典型的能干不能说,根本无法在辩论中赢得选民的喜爱。反倒是娱乐性极强、满口跑火车、粗言鄙语到了少儿不宜程度的特朗普成为选民的最爱,并一直笑到最后。

法国大选政治小鲜肉马克龙也没有多少从政经验,但凭借“运气”和形象,还是成为第五共和最年轻的总统。

所以法国和美国选出的都是缺乏经验的领导人,而且一个过老,一个太年轻。美国的特朗普已是古稀之年,是历史上年龄最大的总统。而且从未在政界待过一天。马克龙年轻,他的政党更年轻,只有一年的历史。他唯一的从政经历是两年多一点的经济部长。而且这个部长也是一步登天式的,没有任何这一领域的历练。

某种程度可以说,西方民主政治的品质决定于选民,但西方正面临着选民一届不如一届的窘境。

经验对任何行业都是极为重要的,但在西方,政治的专业化正在丧失。特朗普是政治素人,他任命的政府中实际的二号人物、主要负责外交的国务卿蒂勒森同样是一个从未担任过公职,也从未从事过外交工作的商界老板。其他如财政部长史蒂芬·姆钦华尔街资深银行业者、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阿拉巴马州的参议员、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亿万富豪和投资家)、能源部长里克·佩里德克萨斯州的州长。、卫生部长汤姆·普莱斯乔治亚州议员和前整形外科医生)住房部长本.卡森(神经外科医生)、内政部长赖恩·辛克国会议员、劳工部长安德鲁∙帕兹德餐饮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农业部长索尼·帕杜兽医、环保部长斯科特·普鲁特奥克拉荷马州的首席检控官、小企业管理局局长琳达·麦克马洪驻联合国大使尼基·哈利南加州州长都没有相关领域的历练,都是外行领导内行。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仅有两人:退伍军人事务部由副部长大卫·J·舒尔金担任、交通部长是曾担任过副部长的赵小兰。另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国土安全部长:约翰·凯利是军人出身,教育部长贝琪.狄维士过去数十年一直致力于推动全美学校改革他们虽然没有相关领域的行政历练,但勉强可算得上半个专业人士。

虽然不能说没有相关经验就一定不胜任,但这和官僚体系专业化、治理国家的专业化趋势相违背。绝大多数人既缺乏政界也缺少自己主管部门的经验和知识储备,而由于年龄原因,既很难避免过去领域形成的思维方式和经验的影响,也很难再重新学习。

法国也同样。马克龙总统缺少从政经验,他任命的总理爱德华.菲利普仅担任过边远小市的市长和国会议员,其经验比马克龙更少。更不可思议的是,就在马克龙胜选成为总统后,他还在激烈抨击马克龙的政策,但转眼间就接受总理的任命。其组成的22人内阁,第一次担任部长的就高达18人,其中9人是纯粹来自社会:有民间环保人士记者、奥林匹克击剑冠军医生出版社首席执行官

就是有过部长经历的,也都转行。比如前国防部长勒德里昂转任外交部长、司法部长贝鲁过去两度担任过教育部长。经济部长勒梅尔过去担任过农业部长,但他也是一直强烈批评马克龙的经济政策。

 唯一有相关工作经验的是劳工部部长佩尼柯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开始在法国劳工部工作。

由于非专业化,也由于体制因素,内阁成员往往缺乏不稳定性。

奥朗德政府五年中换了三位总理。第一次更换是因为许多社会党议员不赞同他的政策,他自己在国会中成为少数。第二次则是因为当时的总理瓦尔斯要竞选总统,主动辞职。其他部长也有类似情况。比如重要的内政部长和经济部长分别五年内四次、三次换人。外交部长是两次换人。如果从整个法国而不是某个领导人的任期来看,哪么从2011年到现在,法国这个国家从总理到外交部长、劳工部长、教育部长、文化部长、体育部长都已经更换了五次,最短的任期仅有4个月23天。由于更换太过频繁,维基百科对他们的介绍甚至连照片都没有。特别是法国面临经济和安全两大迫在眉睫的挑战,结果极为重要的经济部长竟然更换了六次,内政部长更换了7次!经济部长最短的任期不到一年,还有两位不到两年,曾担任过经济部长的马克龙则是两年零四天。他辞职后干脆由财政部长兼任了九个月。虽然说法国经济长期低迷的原因很多,但主管经济的部长如此频繁的更换,一个国家的经济怎么可能好呢?内政部长最短的只有1个月19天,还有一个3个月15天。在恐怖袭击如此严重的情况下,负责安全的部长如走马灯轮换,这个国家的安全还能有保障吗?

本来组成政府的人员就缺乏专业性,需要相当的学习时间,但同时更换又是如此频繁,岂不是每个人刚进入状态就被换掉,怎么可能有效地开展工作?

现在马克龙已经组成了第一届政府,但假如随后举行的国会大选败选,这个政府将立即解散,再次由新人组阁。这将创下第五共和前所未有的历史。而且只要马克龙无法赢得国会多数,整个五年都将不得不和其他党派联合执政,其政府更迭的频率将更高,法国将不仅仅是继续空转的问题了。

所以西方这样的体制出现脱欧、特朗普现象以及今天梅首相的重蹈覆辙都不令人意外。体制不改革,这一切都将是常态。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我刚离开英国,恐怖袭击就发生了..…      下一篇 >> 难民危机检验西方制度模式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宋鲁郑

关注两岸和国际关系。参加2008、09、10、14、16年台湾大选观察团。关于国情,戏言西方有两样好东西不适合中国:一是足球,二是民主。最担心中国民主足球化。信奉美国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国家至上的观点。关于制度,服膺严复《宪法大义》的一句话:制无美恶,期于适时,变无迟速,要在当可。 songluzheng2000@gmail.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