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的博客
民主批判
http://songluzhe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法国大选解读及展望

2017-05-06 01:15:2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005 次 | 评论 0 条

法国大选解读及展望

423日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尘埃落定。这个结果释放出什么信息?谁将成为第二轮最后的赢家?

首轮结果分析

首先,极右的国民阵线和刚成立一年之久的前进党淘汰传统左右政党联手进入第二轮表明,第五共和之父戴高乐将军设计的、用以阻挡极端政治力量的体系完全失灵。尤其是前进党成立不过一年,竟然能赢得首轮选举的最高票!国民阵线毕竟成立几十年,也有稳固的基本盘,虽然观点极右,但在法国困境之下能够进入第二轮也是情理之中。但一个成立一年之久的新党就能突破这一制度限制,实在不同凡响。

其次,极右政党国民阵线成功去污名化,从一个昔日人人敌视甚至人人喊打的政党演进成一个正常政党。2002年国民阵线候选人第一次进入第二轮时,法国如同发生了政治地震,全国群情激昂,各党各界各派纷纷愤怒谴责,各种抗议活动席卷法兰西大地。当时还是一名留学生的我可谓亲身见证,印象极为深刻。然而这一次国民阵线再度杀进第二轮,全国一片宁静。没有任何人认为这是反常和不可接受的,相反出身传统政党共和党的“法国站起来”党的候选人还公开给予支持。十五年前曾愤怒谴责国民阵线、此次名列第四的极左派候选人梅朗雄却保持了沉默。

应该说这并不是国民阵线的立场有多少改变----虽然形式上更为温和,而是法国令人极度失望的现状使得越来越主流的民众开始接受国民阵线。

第三,右派候选人菲永的被淘汰表明,选民仍然是道德压倒理性,依然把候选人的品德置于能力之上。

今天法国面临严重的经济问题,需要一位有经验、政纲针对性强、有强大政党支持避免出现行政权与立法权对立的候选人。能符合这三个条件的只有共和党的菲永。这也是菲永赢得党内初选后声望高居第一的原因。但由于“空薪门”事件,生活日益艰难的法国民众难以接受一个为自己谋取私利的政治人物。

按说,已经经历过数百年民主历练的选民也应该明白在关键时刻横空而出的“空薪门”被后的政治操纵和斗争,并不是简单的一起丑闻。但民众仍然宁可令边缘政党或无政治经验的候选人胜出,也不愿意选出一个最能解决问题的人。

中国有句俗语:常在河边在,岂能不湿鞋。这也是一名政治人物发展过程中难以完全避免的事情。无论是希拉克还是萨科奇卸任后都一直面临腐败的指控。但法国民众过于追求道德理想,其结果只能是选哪些还没有在河边或很少有机会在河边走的人。哪就只能是一直被排除在权力中心的勒庞、从政时间极短的马克龙。

比较令人感叹的是,现任总统奥朗德就已经是这样的教训了,他清廉但也无能,五年执政令法国全面倒退和停滞,失业率居高不下,购买力则迅速下降,治安加速恶化,恐怖袭击成为常态,堪称民不聊生。

四是无论谁最后成为总统,法国未来五年仍然很难避免空转的命运。区别在于,如果是国民阵线执政,勒庞虽然无法赢得国会多数,但她有可能通过频繁的公投方式,以诉诸民众的直接民主来绕过国会,以推进自己的政治主张和治国理念。法国仍然有变革的可能性。如果是马克龙执政,他必然会寻求在体制内解决问题,不得不以妥协、交易作为执政的主要手段。这很有可能就是第二个奥朗德的翻版。

五是首轮选举稍微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一直稳定领先的国民阵线没有能以第一的身份进入第二轮。主要原因是选举最后阶段极左派梅朗雄强势崛起。由于极左和极右的选民有很大比率的重合----都是穷人为主,多反对全球化,所以一些支持极右的选民转向极左。

六是这一次法国选举有一个很不同凡响之处:民调极为准确,甚至可以说准确程度之高都有令人不可思议之感。这和英国脱欧、美国大选完全不同。原因应该是第一轮选举是选政党,而每个政党的支持者都相对稳固和坚定,也由此并不讳言自己的立场。所以当选民面对民调往往能实话实说。但第二轮将出现跨党支持,特别是决定支持国民阵线的选民未必就坦率承认自己的立场,民调是否准确就需要存疑了。

第二轮展望

再过不到一周,即57日,法国将举行第二轮投票。目前民调显示马克龙将以60%40%的优势赢得选举。不过综合各种情况,勒庞仍然有险胜的可能性。

首先,勒庞的支持者多为弱势群体、以及受教育比较低的下层民众。这包括失业率最高、全球化受损最严重的工业区以及东南部受移民冲击的群体。用法国媒体的总结就是凡是过的好的人都支持马克龙,过的差的人多支持勒庞。但在法国目前的状态下,显然过的差的人居多。如果看一下第一轮选举选民的分布图,就会发现法国大多数地区都是勒庞的支持者。马克龙的支持者主要在孤零零的都市区。只不过法国都市区人口众多,比如巴黎就一千多万人,占全国人口六分之一,从而在票源分散的第一轮领先国民阵线。

目前勒庞正在采用特朗普的战术,全力深耕基层,试图重演法国版的农村包围城市。

其次,共和党菲永和极左派梅朗雄的支持者将会有相当高比例的人要么弃权要么转向勒庞。

菲永被认为是传统右派中最右的,其立场最接近勒庞。梅朗雄的支持者本就和勒庞重叠,也都反对全球化。既然他们两人都被淘汰,其选民要么弃权要么支持勒庞。当然也有相当比例的人会支持马克龙。但这和2002年绝大多数人站到国民阵线的对立面完全不同了。

另外,出于选举策略的因素,在第一轮竞选时,菲永和梅朗雄都把马克龙当作攻击对象,而对勒庞则网开一面。因为它们的战略是希望能和勒庞一起进入第二轮,从而凭借所谓“共和联盟”的传统轻松赢得最后的胜利。但两人双双淘汰后,这也为他们的支持者转向支持马克龙制造了相当的心理难度。

但是进入第二轮的任何政党要想击败国民阵线,其前提条件一定是左右联手。如果一方弃权的比例过高,或者倒向国民阵线,左右联手就形同失败。单独一个政党是很难超过国民阵线的。目前根据民调,梅朗雄的支持者弃权和投白票的比率相加超过三分之二,就是社会党阿蒙的支持者弃权率也高达32%。现在尚没有共和党支持者弃权比例的数据,但相信不会低于社会党。

第三,选举关键时刻,马克龙出现了两个高级黑的支持者。一是巴黎大清真寺呼吁穆斯林信众支持马克龙与此同时,拥有近500万信徒、2500座清真寺的法国穆斯林委员会公开对法新社透露,出于目前的特殊情况,委员会不排除将在二轮投票前作出支持马克龙声明。

其实不用呼吁,穆斯林也会知道投票给谁。但立场如此高调公开却触及了法国民众内心中无法言说的痛和忧虑。二十一世纪以来,法国穆斯林社区发生多起大规模骚乱和肆虐全法的极端伊斯兰教主义恐怖袭击。而且穆斯林由于出生率极高,其人口比率迅速上升,在可见的未来将成为法国的主流族裔。这也恰是极右强势崛起的原因。面对这一切,仅仅由于政治正确整个法国社会而只能敢忧不敢说。特别是一些短视政客非常看重穆斯林群体的选票,更是把政治正确神圣化。

现在穆斯林群体公开呼吁投票给马克龙,不仅再一次挑动法国社会敏感的心弦更令他们意识到穆斯林族群对法国政治的巨大影响力。当他们真的人口过半时,将必然主导法国的政治。而且他们的呼吁,也令支持马克龙的选民处于一个尴尬境地:他们将和穆斯林群体团结奋战,这对不少法国人以及其他少数族裔来讲是很难接受的事情。

二是第五共和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奥朗德也公开呼吁支持马克龙。本来选举时各政党就攻击马克龙是奥朗德第二,皆力把不受民众欢迎的奥朗德和马克龙捆绑在一起。现在奥朗德居然公开宣布支持马克龙,简直是坐实了各大政党的攻击。更引起了民众对他的反感和厌恶,恨屋及乌原理在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从这个举动我们也可以理解奥朗德的政治能力为何。

第四,从法国面对的问题角度来看,勒庞也比马克龙更有优势。

法国今天面临国内外三大问题:国内问题分别是经济和种族问题,国外则是欧盟。

解决经济问题的最佳候选人是菲永,种族问题和欧盟问题最佳候选人是勒庞。毕竟勒庞是唯一同时面对这两个问题的候选人。菲永既然已经被淘汰,哪就只有把解决另外两个问题的希望寄托于勒庞身上。

欧盟的严重问题显而易见,英国退欧也是欧盟自身问题的严重爆发。然而,欧盟到现在却并无多少反思,依然固我。但假如勒庞获胜,欧盟就面临生死考验,而必须面对现实迅速进行必要的改革。但假如马克龙获胜,欧盟还仍然会自认为正确无比,更没有改革的动力。

可以说,勒庞如果获胜,法国至少解决这些问题的可能性,但如果是马克龙,则必然是空转。

另外从历史的角度讲,法国每当处于困境乱世之时,往往需要一个政治强人来解决。勒庞是否是强人不好说,但马克龙肯定不是。

第五,第一轮大选结束后,马克龙连连犯错。先是在豪华餐馆大肆庆祝,招致媒体一面倒的批评。二是他重新启动竞选缓慢。而勒庞则没有一秒的耽搁就立即投入第二轮选战。三是在深入传统工业区竞选时发生严重失误,他没有面对愤怒的工人而是只和工会代表在会议室座谈。闻讯而来的勒庞则第一时间走进工厂,直接和选民打成一片。两种做法被电视和网络并列直播,其效果如何可想而知。

这一系列错误既有马克龙轻敌、自认为铁定胜算的因素,也有政治经验缺乏的弱点。在下面的竞选中,这样的错误还无法完全避免。

最后还有一点需要说的是,虽然传统媒体都预测马克龙领先,但社交媒体却相反。这一幕颇类似美国大选时的特朗普。

综合上述因素,所以说勒庞仍然有最后险胜的可能性,从而成为西方继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之后第三个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它的影响将超出法国、欧盟乃至西方,成为人类历史发展的一个新转折点。甚至说是迎来人类历史的新纪元也不夸张。最终如何,不妨57日拭目以待。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默克尔为什么要见特朗普?      下一篇 >> 偶然和运气令法国政坛“小鲜肉”…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宋鲁郑

关注两岸和国际关系。参加2008、09、10、14、16年台湾大选观察团。关于国情,戏言西方有两样好东西不适合中国:一是足球,二是民主。最担心中国民主足球化。信奉美国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国家至上的观点。关于制度,服膺严复《宪法大义》的一句话:制无美恶,期于适时,变无迟速,要在当可。 songluzheng2000@gmail.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