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的博客
民主批判
http://songluzhe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特朗普百日新政何以失败?

2017-05-01 05:29:4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879 次 | 评论 0 条

特朗普百日新政何以失败?

西方一位领导人上台之后,各界往往聚焦其百日施政,以此作为衡量、评判其未来四年任期的主要参照。特朗普自然也不例外。虽然特朗普以体制外的身份入主白宫,能够一定程度地摆脱利益集团的操纵,而且尽管已是古稀之年,却依旧干劲十足,效率颇高,据说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但其表现仍然算不上成功,说是失败也不算过。法国最大的日报《费加罗》用了两个整版加封面来分析特朗普的一百天,两大标题分别是:混乱的一百天、不稳定的一百天。这也是为什么民调显示,特朗普是过去十一届总统中,在上任百天这个时间点支持率最低的新总统。

虽然衡量一个国家领导人作为的角度很多,但作为一名国家最高领导人,最关键的是要有战略:既要有战略眼光,也要有战略布署。对于正处于相对衰落期的美国,它最高战略自然是如何维持其现在的世界地位,并对其最具威胁的挑战者进行遏制。仅从二战以后的历史来看,先是苏联后是日本,都被美国成功的打压下去。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无论是共和党小布什政府还是民主党奥巴马政府,都把中国视为下一个苏联或者日本,全力围堵。只不过后来发生“九一一”,乱了方寸、失了定力的小布什才出现重大战略失误,从而给了中国十年的机遇期。香港科技大学丁学良教授在《中国模式:赞成与反对》一书中曾这样写道:“二十一世纪前期,除非发生意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是世界上头号强国美国的头号敌人。大概只需要十五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就会被拖垮”(156页)。“九一一”的发生,他的评论是(中国)“实在是太幸运了”,“特大幸运”。

奥巴马上台后,虽然很多政策和小布什大相迥异,但对中国的判断则高度一致。他整个八年任期都围绕遏制中国搞亚太转移。经济上推出TPP,军事上加强和日本的同盟,并积极拉笼印度、越南、缅甸、菲律宾,在东海、南海全方位牵制中国。

特朗普竞选时也把中国作为主要攻击目标,虽然仅局限于经济问题上,但战略目标选择还是正确的。特别是他一直称赞俄罗斯领导人普京,表示要改善双边关系,颇有联俄制中之势----这也是部分美国保守派一贯的主张。但百日新政下来,中国及其领导人不但成了特朗普备受尊敬和赞许的座上宾----多次公开称赞习近平是“非常好的人,爱中国,爱中国的人民”,俄罗斯反而成了他口中无法合作的对象:我和俄罗斯一点都不好,或许是史上最差”。

到目前为止,在外交上特朗普就做了三件大事:友中、打击叙利亚挑战俄罗斯、针对朝鲜全力备战。打击叙利亚不仅有再度卷入中东泥潭的风险,更重要的是彻底断了和俄罗斯关系改善的可能性。至于对远在万里、并不能对美国构成直接威胁的小国朝鲜准备大动干戈,更是战略错误。要说威胁首先也是日本、韩国,其次是中国和俄罗斯,毕竟这都是邻国。韩国正在竞选总统的两大候选人均反对动武,何以美国非要在并非核心利益的问题耗费如此之多的资源?而且为了得到中国的支持,他公开表示将从贸易上进行补偿。不管怎么样,朝鲜目前并不是美国的主要挑战,朝鲜也不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既然美国愿意拿朝鲜和中国作交易(不是拿台湾做交易),中国何乐而不为?

确切的说,除非是无知,我们实在无法想像,特朗普何以在外交一出手就把高风险的中东、依然强大的俄罗斯以及远在天边的朝鲜作为攻击对象,并且不惜牺牲自己的经济利益来取得中国的支持。所以当特朗普袭击叙利亚之后,法国主流媒体《费加罗》报发表评论,称“中国处于(中美俄)战略三角的巅峰”。

然而尽管特朗普作了这么多全球震惊的外交举动,可是我们仍然看不出他究竟是为了什么?他的核心目的何在?美国的利益何在?到底是何种原因令他从孤立主义的“美国优先”突然要再变身“世界警察”?。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也可以看出不仅特朗普本人缺乏战略思维,他的执政团队也同样。至于华盛顿的智库、专业人士想必不可能不清楚,但考虑到华盛顿是一个90%以上支持希拉里的地方,刚愎自用的特朗普对他们并不信任,也不想听取他们的建议。当然另一方面,智库学者们也同样不愿意贡献自己的观点和智慧。

特朗普即将执政百日期间,我代表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专门到华盛顿调研。一个很知名智库的学者告诉我,选举前他们曾希拉里----大家认为她肯定胜选----准备了一本献计献策的书,但特朗普获胜后,此书就束之高阁。

除了战略上的问题,战术上也强烈的显示了特朗普内政和外交上的缺乏经验和不成熟。他执政三个月,禁穆令两度失败。第一次由于缺乏可操作性,还引发了执行上的混乱。而且首度禁穆令失败后,特朗普仍然没有接受教训,以为改头换面就可过关,结果再度以失败告终。另一个重大的挫败就是废除奥巴马医改。他在没有提出替代方案的情况下就要在国会闯关,结果还未投票就不得不撤回。类似的打击还有旧金山法官禁止执行针对不遵守联邦移民要求、保护无证移民的所谓庇护城市扣留资金的行政命令朝鲜事务更是在全球面前出了派遣航母的大乌龙事件:他宣布航母驶向朝鲜,实际上却反方向远离!其内部协调之混乱可想而知。

外交上,且不说他战略上的失误,既然要和中国谈判,和中国合作,至少要尽量用好自己筹码。比如TPP、俄罗斯牌、价值观牌、台湾牌。但在中美峰会前,特朗普单方面决定退出TPP以及放弃价值观外交----西方十一国发起的针对中国的人权公开信美国拒绝参加。在和习主席推杯换盏时却又向叙利亚开战,形同还没达成协议就已把俄罗斯牌扔掉。至于台湾牌,特朗普不仅在双方会谈前早早承认回归“一个中国政策”,更在双边会谈时完全无视台湾这张牌的存在。更为荒唐可笑的是,居然为了对付朝鲜还要牺牲美国的经济利益以换取中国的支持。

特朗普自称是交易大师,可是有这种还没有开始谈判就把自己筹码白白丢掉的谈判者吗?也难怪英国金融时报以这样的题目评论习特会:中国在贸易问题上向白宫抛出一根骨头句话说,中国给了美国一根骨头啃,其实实惠不多这也是为什么,早在习特会举行之前,已经看透特朗普的《纽约时报》发表这样的文章:特朗普其实是中国的代理人。他显然以恢复中国的伟大荣光为己任

除了战略失误(实际上就没有战略更确切)和缺乏实际操作经验外,特朗普变幻莫测、朝令夕改任性的执政风格也同样不是成熟的政治人物所为。比如他前两个月全力聚焦内政,遇挫后就突然就一下大幅转向外交,而且手法都极为出格:导弹袭击叙利亚是奥巴马八年都没作过的事情,在阿富汗了是第一次使用威力巨大、仅次于核武器的“炸弹之母”,在朝鲜的举动上也是极具挑衅性。法国《解放报》直接认为这一次朝鲜危机升级特朗普负有主要责任。

这些事件都有一些共性:一是行动本身出格,二是特朗普处理的极为随意轻率,不认为这都是影响美国和世界的大事件。三是特朗普对这些事本身并不是完全了解,有冲动性的一面。特别是习特会上,他居然需要一个和朝鲜有着特殊利益的国家领导人来讲解朝鲜问题,并被成功说服。这些实在都应该是他的幕僚在会见前都做好的功课。只是到现在特朗普连自己的班底都没有建立起来,执行层面有着巨大的空缺。如果再看看他在选举时的表现,简直同出一辙:谁招惹到他,他立即本能的给予反击。他实际上就是以这种性格来处理敏感、复杂、需要很强的专业知识和外交手腕的国际事务的。其最终后果不难想像。

可以说特朗普本人缺乏经验、冲动固执的性格、年龄过大丧失了学习能力、体制和学界对他的抑制以及内部不同派系的分歧,是他百日新政失败的主要原因。

中国面对这样的对手,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中国不再是美国的头号目标,双方关系稳定自然有助于中国继续赢得发展机遇期。但特朗普国内、国际事务的轻率举动,却也同样会损及中国的利益。假如他在朝鲜任性而为,美国远在万里之遥,自然不会受到直接冲击,但韩国、日本和中国等邻国,却很难不承受其后果。

最后需要谈的是,特朗普赢得大选和执政百日,给东西方制度提供了一个对比的难得良机。

应该说特朗普的胜选说明美国仍然是真正的民主,不管是资本还是权贵、政治家族,都无法收买或者决定选举结果。但正是因为这是真民主,产生特朗普这样的民粹式政治人物才令人醒悟到民主的弊端、巨大的风险和代价。尽管人人都知道他没有从政经验,人人知道他是极端的民粹,人人知道他性格冲动睚眦必报,人人知道他年龄过大,但仍然不影响民众用选票把他送进白宫。

不仅美国,英国脱欧也是真民主的结果,是全国人民通过公投做出的选择。但这个结果却令英国和欧盟均受重创,甚至波及全球,英国更面临解体的危险。现在土耳其总统被西方视为独裁者,但他也是真民主的结果:不管是一次次的胜选连任还是用公投的方式修改宪法,都是真民主。现在的西方正呈现“真民主--真恶果”的循环。

所以这样的真民主选出这样的领导人,自然也就不难理解特朗普就职一百天是这种糟糕的状况。反观中国,最高领导人一定要有几十年的基层和不同岗位的历练和足够多的检验,也必须要有治理至少超过一个亿人口的实践。然后才能进入最高领导层中共中央常委会。一般在常委会五年中同时积累中央工作和国际事务处理的经验。等到真正成为国家领导人之时,就能迅速有效施政。十八大以来新一届领导人的表现就是如此。根本不可能出现美国一个毫无经验的局外人来治国,也不会出现反体制的领导人,更不会出现体制与领导人消极对抗的局面。象特朗普还需要自己的谈判对手给他讲解外交事务的荒唐一幕在中国是不可能存在的。

确实,东西方产生领导人的方式不同。哪么衡量的标准只能是看谁更能有效的产生人才,谁能有效的形成合力共同运作。特朗普可谓现身说法给出了答案。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法国能再现“特朗普”奇迹吗?      下一篇 >> 今年两会有什么看点?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宋鲁郑

关注两岸和国际关系。参加2008、09、10、14、16年台湾大选观察团。关于国情,戏言西方有两样好东西不适合中国:一是足球,二是民主。最担心中国民主足球化。信奉美国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国家至上的观点。关于制度,服膺严复《宪法大义》的一句话:制无美恶,期于适时,变无迟速,要在当可。 songluzheng2000@gmail.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